L.

杂食动物.不能再杂
大号咸鱼.小号……

楼梯

家里住的是别墅,三层,二楼是卧室一楼是餐厅,之间有一段楼梯。


每当中午在房间里打着写作业的名义实则偷偷摸摸做着偷懒的行为,我听着,“咚,咚,咚……”有人上来了……

将在数学书上瞎画的痕迹盖住,“真认真啊。”父亲说。


对于父亲、姐姐,我会装作很认真的样子,对于小弟,他从不对我有没有认真写作业感兴趣,小弟很天马行空,跟我说一些孩子气的话题。我比他大些,竟也被

他所描述的世界吸引到了。


父亲上楼的脚步声是沉稳的,他一步一步的走,大部分时间都在刷着手机,走到最后一个台阶,总是要多站一会。


小弟的脚步声是欢快的,他跑的很快,因为拖鞋的不合脚走路时总是将鞋走的“啪、啪”响。


脚步声最难分辨的是姐姐,她时而慢,时而快;时而一句话不说爬楼梯只为看一眼猫咪现在在哪里睡觉,时而一边上楼一边絮絮叨叨的想着今天有什么安排。


妈妈一般不在北京,不过跟老爸一样,也是个低头族。